欢迎大家踊跃对网站的各个栏目建设建言献策,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已经投稿的同志,请于下周一开始至市直工委宣传部领取稿费! 
文件下载
市直工委2017年预算公开表格.xls
下载
2016年度湖南普法考试题库(含答案).doc
下载
市直机关出席市第十一次党代会党代表候选人预备人选名单.docx
下载
衡直工通(2016)4号.doc
下载
国学知识电视争霸赛方案衡市宣通【2016】21号.docx
下载
国学知识电视争霸赛题库.rar
下载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提纲演示.pptx
下载
衡直工发5号(印发稿) (1).doc
下载
上一页
1
新闻详情
毛体书风成熟后的代表作系列之一《七律长征》赏析
2015-07-13 18:19 
一九三五年十月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首诗最早发表于北平东方快报印刷厂一九三七年三月秘密出版的《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青年学生王福时担任总编辑。该书是根据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采访陕北革命根据地和毛泽东的有关报道翻译汇编的。斯诺为此书提供了三十二幅照片、十首红军歌曲和毛泽东的《长征》诗。后经作者审定,正式发表于《诗刊》一九五七年一月号。
  ■创作背景:
  一九三四年八月,红军第六军团奉命西征,拉开了长征的序幕。十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随后,红军第二十五军、红军第四方面军和红军第二方面军(原第二、第六军团)也分别离开原来的根据地进行长征。在两年时间里,各路红军以无与伦比的英雄气概,粉碎了国民党上百万军队的围追堵截,战胜了自然界无数的艰难险阻,纵横十四个省,跨越万水千山,终于相继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一九三五年九月初,红二十五军先期到达陕甘苏区,九月十六日于延川与陕甘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胜利会师,并成立红十五军团。一九三五年十月,毛泽东率领的中央红军主力(由红一、三军团和军委纵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到达陕甘苏区,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并重建红一方面军。一九三六年十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会师会宁城(在甘肃省中部,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座重镇),宣告了长征胜利结束。一九三五年九月,红军北上到达甘南通渭时,毛泽东在红军副排长以上干部会上讲话,最后,毛泽东说:“我写了首诗读给你们听听,不知行不行。”接着,毛泽东便朗诵了这首诗。
  ■作品赏析:
  这首诗在毛泽东诗词中流传最早、影响最大,是诗人的得意之作,也是广大读者最喜爱的作品之一。这首诗的手书现在所见有七件之多。一九三六年美国记者斯诺访问延安时,毛泽东将自己的书法作品《长征》赠送给他,后来又将这首诗书赠给王炳南的妻子、德国人王安娜,还书赠给了江西农垦文工团演员邢韵声以及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等。
  在这些书作中最值得称道德是书赠给李银桥的这件手迹。这件手书写于一九六四年四月二十日。那年四月,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调到天津工作,李银桥请毛泽东为他写字。李银桥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从北京琉璃厂买了一个很长的折子,请毛泽东书写。在李银桥全家向毛泽东告别时,毛泽东已写好。李看了非常满意,又请许多中央首长在折子上题了词,郭沫若推荐多位画家在折子后面画了画。康生知道后,借去看,在归还时又送给李一幅复印件。河北省委书记林铁也借去看,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林铁被造反派抄了家,原件再也找不到了。现在所见的是当时林铁推荐发表在一张省报上的照片。
  这件手书为竖写横幅,行草书体,取大草气势。有标题、作者署名、书写时间,形式比较完整。通篇加标点符号,与文字浑然一体,成为作品中的有机组成部分。用笔以中锋为主,兼用侧锋,结字欹侧程度比从前减少,但仍带有字体大小参差的风格。用笔圆润道劲,稍带涩笔,气魄浩大,自然流美,是毛体书风成熟后的杰出的代表作。
  标题“长征诗”三个字提笔轻写,“一首”二字小写,附于“长征诗”右下,显得空灵剔透。“红军”二字以方折峻峭之笔,写得奇伟劲悍。“不怕”二字又写得坚定有力,点画顾盼有情。“征”、“水”二字稍显柔润俊美,“千山”相连自然,“闲”字形体开张,高耸的右竖钩更似有擎天之力,形象地展现了红军的英勇气概。“腾细浪”、“走泥丸”写得圆转轻灵,表现了在红军眼中再大的艰难险阻也不在话下。接着,运笔更加放开,速度更加迅疾,开始出现飞白。当写到“三军过后”的“过后”二字时,一笔写成,“后”字直拓,占全行的四分之三,丝丝飞白,苍渴奔放,成为全诗最大的主导字体。最后,“尽开颜”作结,三字分占两行,“颜”字独占一行,字下形成了全篇最大的空白处,表露出无限的喜悦之情。接着提笔轻书作者和书写时间。
  这件书作,通篇墨法浓淡干渴相同,充分体现了墨分五色的艺术效果,墨色变化的层次转换非常自然,绝无造作的痕迹。如“腾细浪”的“细”字左偏旁“纟”连笔到右旁的“田”,笔毫所含墨汁并没有干枯,只因运笔速度突然加快,使连笔之迹出现了飞白。“桥横铁”三字为一行,写“桥”之前刚轻蘸一些墨汁,墨色浓重,写“铁”时已渐干枯,但仍一笔写完,出现了渴笔,笔笔仍然分明,显示了毛泽东的控笔、控墨的能力和高超的书写艺术。
  这里还必须顺便提及的是,这件手书毛泽东赠送给李银桥后,李银桥一家回去争相阅看,忽然发现“大渡桥横铁索寒”的诗句中少写了个“索”字。第二天李银桥拿着诗折去见毛泽东,毛泽东笑了笑,提笔在“铁”字旁边加了个小小的“索”字。后来郭沫若看了毛泽东的这件《长征》手迹,赞不绝口,并说“索”字加写得犹如神来之笔,巧夺天工,还即兴在后面写了一首律诗。(摘自《书法家毛泽东》,主编邵华,执行主编季世昌。注:该作品通常所见为被他人改动过的手迹,将“浪拍”的“浪”改为“水”,其中“水”字,系同幅作品中“万水千山”的“水”字移植放大而成。)
(摘自《中国书画报》)



\

毛泽东《七律·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