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踊跃对网站的各个栏目建设建言献策,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已经投稿的同志,请于下周一开始至市直工委宣传部领取稿费! 
文件下载
市直工委2017年预算公开表格.xls
下载
2016年度湖南普法考试题库(含答案).doc
下载
市直机关出席市第十一次党代会党代表候选人预备人选名单.docx
下载
衡直工通(2016)4号.doc
下载
国学知识电视争霸赛方案衡市宣通【2016】21号.docx
下载
国学知识电视争霸赛题库.rar
下载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提纲演示.pptx
下载
衡直工发5号(印发稿) (1).doc
下载
上一页
1
新闻详情
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常态 打造对外开放升级版
2016-01-21 16:42 

——对经济全球化新常态背景下对外开放的几点思考

中共衡阳市委讲师团  凌正华

此文获湖南省讲师团系统十八届五中全会理论征文一等奖,并在全省理论研讨会上作主题发言,获得与会专家高度评价。


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有句名言:“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历史推进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着全新的国际国内环境。针对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和结构调整加速等阶段性特征,中央从战略高度以“新常态”来定义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态势。与之相对应,当前国际经济环境也进入一种“新常态”。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已持续7年,美欧等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受这次危机影响,经济遭受重创。虽然2014年以来,美国经济强劲复苏,但遍观全球,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多数国家仍处于艰难复苏阶段。与之形成鲜明对比:这次危机期间,中国、印度等亚洲主要新兴经济体保持较好发展势头,其地位和影响力显著提升。世界新旧经济力量的此消彼长,导致经济重心逐渐向中国、印度等新兴大国倾斜,全球经济发展呈现出一种新常态。这种经济全球化新常态必将对我国扩大对外开放产生深远影响,能否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常态,实施正确的对外开放策略,将影响“十三五”规划顺利实施,影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期实现。

一、经济全球化新常态给中国对外开放带来的新机遇新挑战

经济全球化新常态既孕育着千载难逢的机遇,也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总结起来,主要有“三大新机遇,三大新挑战”。

(一)经济全球化新常态给中国对外开放带来三大新机遇

1、世界新旧经济力量此消彼长,给中国主导全球化预留了新空间。历史经验表明,每次重大危机都可能成为国际秩序调整的契机。2008年以来,欧美主要西方发达国家受金融及债务危机重创,呈现出群体性衰落态势,经济实力明显削弱,关注焦点多在国内,在国际事务上越来越力不从心,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真空。与之相反,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经济体群体性崛起,经济实力大增,亚洲自工业文明以来,第一次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GDP已占全球的60%,亚洲的人口、市场、经济实力和潜力巨大,已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支撑与希望。特别是中国经济形势“风景独好”,多年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在全球经济增长、贸易、投资和金融等领域都占据了极其重要地位,2014年对世界经济贡献率达到30%。当前,任何重大的全球性经济议题没有中国的参与都难以得到妥善有效解决。强大的经济实力为中国参与和主导世界经济全球化进程、填补国际影响力真空提供了有利条件。

2、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严重老化,给中国倡导新规则提供了新契机。现有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基本架构是以联合国下设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G)以及世贸组织(WTO)三个机构为主体,分管全球货币、金融和贸易事务。在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上美国为了自身利益领导创立了IMF和WBG。1994年成立的WTO也脱胎于1947年美国主导设立的关贸总协定。这三个全球经济治理机构是基于二战刚结束时的世界经济形势建立起来的,已严重“老化”过时,不适应当前经济全球化新常态。在现行治理体系下,发达国家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转嫁危机,而新兴经济体却由此承受国际资本频繁流动、汇率大幅波动、贸易环境恶化等风险。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机构为美国所把控,沦为其剥削其他国家的工具。如美国操纵IMF和WBG,引发了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使泰国、韩国亚洲奇迹国家一夜间被“剪光羊毛”,变成经济穷国。2008年,又通过这些机构转嫁金融危机,祸害世界,其战略盟友欧盟各国也深受其害,深陷债务危机,出现了“美国生病,世界吃药”的现象。这种严重老化、极端不公平治理体系引起了全球包括欧盟在内的大多数国家的极大不满,要求改革或重建全球治理机制的呼声日益高涨。当前许多国家视中国为全球性大国、强国,要求中国在维护公平正义和推动建立全球经济新秩序方面承担更多责任,这就为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倡导建立新规则,形成公平合理的全球经济治理新体系提供了契机。

3、国际性资产贬值及产业转移,给走出去和引进来提供了新选择。一是国际性资产大贬值利于“走出去”。受金融危机影响,近年来国际上大批企业市场价值缩水,大量资产被低估,资源、技术、品牌等价格大幅下降,许多优质资产也大为贬值。甚至,西方国家由于经济复苏乏力,不得不对严加控制的财富基金放松管制,允许境外资本进入,发展中国家市场则更加开放,同时,我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这些环境条件都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国际市场上以低成本价格收购优质资产提供了多项选择。二是国际性产业大转移利于“引进来”。为应对金融危机,各国政府与跨国公司,加速推进全球产业供应链的调整与整合,对全球产业进行重新布局。中国拥有巨大市场与低成本双重优势,对全球高端产业的吸引力空前提升。2013年,据对近500家在华外商投资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跨国公司不仅将继续把中国作为其面向全球市场的制造基地,而且计划大力开拓中国市场,将更多的高端制造产业活动向中国转移。“十三五”期间,中国吸引中高端产业的政策力度将进一步加强,全球更多中高端产业将更加青睐中国。这些都为中国有选择性地引进高端产业提供了条件。

(二)经济全球化新常态给中国对外开放带来三大新挑战

1、美国主导重塑世界经贸格局,对外开放面临被围堵的潜在风险。中国自加入世贸组织(WTO)10余年来,带来了较多“入世红利”,迅速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甚至惹得他国“眼红”,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年曾公开抛出“中国搭便车”的片面论调。但是近年来,这种“入世红利”正在逐步流失。主要原因是世界陷入以WTO为代表的多边主义与各种双边、区域主义之间愈演愈烈的拉锯战中。今年10月5日,美国基于遏制中国的战略目的,主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达成基本协议,规模占全球4成的巨大经济圈即将诞生,世界经济格局重塑在即。在这一协定中,专门针对中国设计了种种限制条件,把中国排除在外。此外,在TPP达成基本协议的同时,亦在美国主导下,大西洋周边国家在进行创立类似于双边自贸区的协定谈判。如果这一协定也变成现实,那么WTO这一世界多边贸易组织将有被架空可能,而这两个协定都将中国排除在外,可以预见,如不采取积极应对措施,中国对外开放将陷入极端被动局面,甚至在全球范围内面临被围堵的潜在风险。

2、国际金融商品市场剧烈振荡,对外开放面临难以预测的风险。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为处置自身不良贷款、缓解资金流动性紧张,先后实施了多轮量化宽松政策(QE),肆意开动印钞机,大发货币,美元大幅贬值,迫使人民币大幅升值,从而导致我国企业海外投资成本大幅上升,而收益却由于美元贬值而大幅缩水。由于外汇风险所带来的汇兑损失,我国“走出去”企业损失惨重。如2008年上半年,我国745家上市公司发生汇兑损益,其中发生汇兑损失的有488家,合计损失超过52亿元人民币。又如2012年上半年,华为公司汇兑损失高达7亿元,而中兴通讯业绩同比大幅下滑60%~80%,其主要原因也是汇兑损失。在此情况下,世界各国被迫调整对外开放政策和方式,以适应美国QE。但是,2014年10月,美国国内经济强劲复苏,又宣布退出量化宽松政策。这将给世界各国经济形成新的冲击,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目前,我国外汇储备已接近4万亿美元,其中美元资产占较大份额。美联储退出QE将会对我国外汇储备产生不利影响,主要体现在美国债券收益率的上升将导致我国持有的长期债券资产价格大幅下跌,使外汇储备“缩水”。无论美国实施QE还是退出QE,无论是美元升值和贬值都会引发国际金融商品市场剧烈振荡,给其他国家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

3、新一轮科技革命蓬勃兴起,中国企业面临转型升级巨大压力。历史经验表明,经济危机往往会催生新技术和新产业。在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中,以美国为首的发达经济体更加积极主动地推进新一轮技术革命,纷纷加大对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等领域的技术研发投入,推动产业化进程,积极培育新的增长点,力图抢占新技术、新产业的制高点。美国在继引领网络技术革命,开创美国市场最强劲、最长周期的经济增长时代之后,今天又领跑“大数据时代”和“页岩气革命”,进行又一轮新技术革命的套利,并已初见成效,2014年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欧盟在应对气候变化、减少碳排放等方面正在实施一系列科研计划,尤其重视发展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推进清洁生产方式;日本在节能环保技术研发应用及产业发展方面已走在世界前列。对中国、印度等一些发展中国家而言,新技术、新产业不断涌现,可能进一步拉大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这就使我国企业面临巨大的转型升级压力,必须加大研发新技术力度,加快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培育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产业。

二、经济全球化新常态背景下对外开放“六策”

面对当前经济全球化“新常态”我们要正确认识,积极适应,主动作为;要以全球视野和战略眼光积极应对,善于趋利避害,扬长避短,化危为机,抢抓新机遇,迎接新挑战;要以更大力度推对外开放,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打造全方位对外开放升级版,提升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确保“十三五预期目标实现

(一)发挥与实力相匹配的影响力,牢牢把握对外开放主导权

当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力雄厚,拥有巨额外汇储备、庞大的市场和富余的产能等优势。在扩大对外开放中,要善于把优势转化为与实力相匹配的影响力,进而取得对外开放中的主动权。发挥市场优势,把握“引进来”主动权。受金融危机影响,世界多数国家市场萎缩,中国庞大的市场是世界各国垂涎已久的“大蛋糕”。在对外开放中,不能白白把这个“大蛋糕”拱手让人。在开放市场的同时,必须要换到我们想要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等。要吸取汽车市场被占领,技术却没换回来的深刻教训。发挥资金优势,把握“走出去”主动权。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多数国家流动性紧缩、资金紧缺,外来投资无疑是“雪中送炭”。我国可利用充足的外汇储备,投资并购海外实体企业,扩大中国主导的国际化生产规模,引导全球资源配置和价值链布局。发挥产能优势,把握“产能合作”主动权。经济全球化新常态条件下,传统单项贸易方式难以为继,而产能合作方式伴随装备、技术、管理与标准输出,能促进对外开放可持续发展。中国在钢铁、水泥、工程机械等基建领域拥有强大产能优势,要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在全球范围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帮助沿线国家建设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在输出优势产能中掌握对外开放的主动权。

(二)倡导建立全球经济治理新规则,营造对外开放的公平环境

要顺应世界各国变革旧有不公平治理体系的强烈呼声,勇于担当,积极倡导建立新的全球治理规则。力倡“革旧”。积极倡导在旧有治理框架内进行大刀阔斧式的改革,改变原有不合理规则,使之趋于公平公正。如倡导改革战略性资源产品定价规则,争取在石油、有色金属及稀土等资源上的定价权,由价格追随者变为价格制定者,而不能由西方国家随意定价,使我蒙受损失。参与“立新”。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争取更多参与新规则制定的话语权,促进全球经济治理新领域的公正合理,为我扩大对外开放营造有利环境。另起“炉灶”。变革旧有规则必定会遭到美国等西方既得利益国家的阻挠,中国应发动、联合世界有强烈变革愿望的国家,另起“炉灶”,本着合作共赢的原则,倡导建立公平公正的全球经济治理新秩序。如在我国的倡导下,已经建立了金砖银行、亚投行,“十三五”期间,我们应进一步扩大其影响范围,吸收更多的国家参与进来。

(三)大力实施“中高端”开放战略,助推对外开放的转型升级

实施“中高端”开放战略,即在对外开放中探索引进“中高端”产业、参与“中高端”竞争、并购“中高端”资产相结合的新路径,助推对外开放全面转型升级。引进“中高端”产业。要抓住国际性产业大转移的机会,有选择性地引进一批“中高端”产业,重点引进高新技术、先进制造、节能环保、新能源等产业。在引进这些产业时,要注重引进与产业相关的先进技术、精英人才、管理经验、运营机制和国际规则,实现引资、引技、引智有机结合。参与“中高端”竞争。在“走出去”过程中,要以“中高端”产业和产品为主。通过“一路一带”战略的实施,实现高铁、核电、通信和先进制造业等具有世界“中高端”水平的技术、产品的出口,实现对外开放由低端产业、产品为主逐渐向“中高端”为主转型。并购“中高端”资产。要抓住国际性大量优质资产贬值的时机,通过并购海外“中高端”优质资产,积极占领国际产业中的“技术高地”、“能源高地”、“资源高地”、“战略新兴产业高地”,实现海外投资的转型升级。

(四)实施“双线突破”战略,主动参与世界经贸格局重塑

要打破美国对我扩大对外开放的围堵,就必须化被动为主动,实施“双线突破”战略,在深化多边贸易合作的同时,与更多国家和地区巩固和缔结双边、区域贸易协定,主动参与世界经贸格局重塑。深化多边贸易合作。WTO所管理的多边贸易体制拥有160多个成员国,贸易总额全球97%以上,尽管许多国家越来越偏向于区域性贸易协定,但从目前来看,多边体制仍不可完全被替代。作为成员国,我国要在多边贸易体制内深化与其他成员国的合作,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推动建立均衡、普惠、共赢的多边经贸体制。巩固和缔结双边、区域贸易体制。中国要走出困,仅WTO体制内还不够,必须在构筑双边或区域自由贸易体制方面发力首先巩固已有的双边、区域贸易机制,进一步发展完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东盟+3”、“东盟+6”等区域合作机制。与此同时,要针对美国搞TPP “团伙”,借鉴“连横破合纵”谋略,以更优惠政策条件吸引世界上更多国家,共同缔结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逐渐瓦解对手的围堵要通过加强更高水平的自贸区建设,为巩固和缔结更多的双边、区域贸易体制奠定基础。

(五)打造人民币国际化升级版,推进世界性金融强国建设

规避国际金融商品市场剧烈振荡带来的金融风险,最有效的应对措施就是坚定不移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把中国建设成为世界金融强国。要利用美国退出QE之机,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扩大人民币国际化范围。美国退出QE,一些国家将面临流动性压力,出现外汇储备紧张的情况,中国可以借此机会有条件地提供资助,与这些国家广泛签订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推出以人民币计价的各种金融产品,扩大人民币跨境结算、投资和融资的范围,争取人民币作为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货币之一。深化人民币国际化程度。QE退出将有一个较长过程,我们要抓住机遇,在贸易结算、外汇储备投资国际化三个方面齐头并进深化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如最近习近平访英,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主权债券在伦敦首次境外发行、中国银行宣布成立伦敦交易中心等举措,有力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升级,也有力推进了中国向世界金融强国迈进。

(六)实施自主创新驱动战略,全力推进我国企业转型升级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发挥科技创新在全面创新中的引领作用。”加快制造强国建设促转型。大力研发核心技术,实现“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型,从而提升出口产品的科技含量,推动对外贸易从规模扩张向质量效益提高转变、从成本优势向综合竞争优势转变,促进对外开放的转型升级培育产业新体系促转型。新一轮产业革命中战略新兴产业将引领现代企业转型发展方向,要把大数据产业、网络信息产业、“互联网+”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新兴产业作为政策扶持和金融支持的重点,使之快速成长成熟,从而引领我国产业全面转型。培育跨国企业促转型。习近平指出,我国经济开放的目标,主要是着力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只有大力发展控技术(尤其是核心技术)、控品牌(尤其是世界名牌)、控股份的三控型民族企业集团和跨国公司及其产业链,才能使我国掌握技术竞争的主动权。我们要支持具有核心技术、自主品牌的龙头企业开展跨国经营,主动抢占未来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的制高点,在“走出去”过程中实现转型升级。